铁骨铮铮奈境泽

【佣杰】庄园琐事

本来想写十五个秘密然后发现太难编了(。)就写了几件琐事。
不知道甜不甜反正佣杰不虐。
有少许园医园和裘机串场,以及社→园。
有沙雕梗注意(´   ·ω· `)

1.杰克遇到奈布的时候喜欢带失常,遇到他修了一半的机子就去踹一脚。尽管他每次这么做了之后晚上就会被加倍报复回来,但是皮这一下真的很开心啊(他妈的)。

2.杰克是个左撇子,这就是为什么他的爪刃在左手上。但是从他和奈布有所交集开始,他的惯用手就变成了右手。
——尤其是上床的时候,杰克会特别控制着自己的本能,毕竟他一大爪子下去奈布就凉了。
当然,这也是无论换了多少次,他们的床单永远看起来破破烂烂的原因。

3.游戏里求生者会穿上护甲,监管者无法真正伤害到他们。但是护甲被击中两次会暂时报废,必须经过维修才能继续使用。所以实际上游戏里的医生对医疗一窍不通,她其实是个器械大师。

4.在一把监管者是杰克的游戏中,奈布在圣心医院地图连续三次皮断腿,回去差点没被艾米丽打死。
“我修护甲有多累你知不知道?”

5.于是第二天小丑值班的时候奈布连医生的毛都没看到。

6.当天晚上一直和杰克不合的小丑裘克又和他吵起来了,被裘克怼了一句护短之后杰克语塞了好几秒。
艾玛觉得有点既视感,很像有次她被头一个放飞之后她的厂长老父亲对峙裘克的场景。
话说怎么总是裘克踩雷?

7.游戏里配置的护肘很好用,奈布用起来得心应手。
但是杰克不这么认为,因为奈布总是冲反,扑到自己怀里吃一刀。
当然,这件事情的真相整个庄园里除了他就只有艾米丽不知道了。

8.杰克别上玫瑰手杖之后,特别不喜欢抱着奈布上椅子。并不是心软,主要是奈布他……
挣扎的时候会手舞足蹈出一支极乐净土,他看不下去。

9.除了极乐净土之外其实还有个杰克不愿意承认的原因,奈布这个皮皮怪挣扎的时候总喜欢顺便动手动脚碰不该碰的地方吃足豆腐。

10.杰克的声音非常低沉,不过也除了他本人只有奈布知道这种声线有多适合呻吟。杰克会不甚清醒带点鼻音地哼出代表欢愉的低音,沙哑的,勾得人心痒痒。
自从上过床以后奈布在游戏里听见杰克哼歌都热血沸腾。

11.其实杰克不是开膛手杰克,只是名字和左撇子的特征正好对上了。爪刃是庄园主给他安上的,说是冒名顶替一个连环杀手会更有威慑力。杰克因此“变成”了开膛手杰克,庄园里的求生者都以为他嗜血残暴,而杰克没有辜负他们的期望,也是这样表现的。但是他也有温柔的一面,而这一面只对一个人展现。

12.红教堂的地图早就被玩成了民政局,杰克和奈布、艾米丽和艾玛、裘克和特雷西都来走过。

13.奈布是被杰克公主抱来的,艾米丽和艾玛是牵着手来的。裘克听说了后,想了很久,让特雷西坐在自己的火箭筒上,带着她从大门处一个冲锋到了教堂讲台前面,在特雷西兴奋的欢呼声中红着脸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特雷西小姐,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14.杰克知道了这件事,嘲笑了裘克好久。最终裘克忍无可忍怼回去:“你们走红地毯第二天你连公主抱都用不了只能栓气球的事别以为我不知道。”

15.艾玛和艾米丽去走红地毯的那一天,克利切也悄悄跟在后面走完了全程。

16.裘克难得地没有用挑衅的语气和杰克说话的一次,是很严肃认真地告诉他,如果他和奈布结婚了,自己会负责在后面帮他托着婚纱裙摆的。
结果最后他们还是打起来了,杰克追了裘克大半个庄园。

——END——

【余淮x秦⻛】纪念⽇

感谢太太 @超丝滑牛奶巧克力 的帮助!这篇文章终于被我鼓起勇气发出来了qwq
私设余淮没人管,老秦无下限宠,文笔幼稚,剧情瞎扯,但是个小甜饼(吧?)

如果在两年前,有⼈告诉秦⻛,他会喜欢上⼀个还在上⾼中的⼩男孩,交往后还做了受,秦⻛⼀定会⼆话不说抡起奎因⼿稿教他做⼈。但是⼈⽣就是这么奇妙,秦⻛真的喜欢上了⾼中⼩男⽣余淮,⽽现在他杵在振华中学⻔⼝等待⾼三学⽣放学,就因为今天是两⼈交往⼀周年纪念⽇。

秦⻛⼀边唾弃⾃⼰怎么玩起了这种⼩⼥孩才喜欢的游戏,⼀边诚实地等在原地没有挪窝。我不应该站在这⾥,他想,我应该在家⾥翻最新案⼦的资料,破解谜题找出真相。

“秦⻛!”

余淮的声⾳传进秦⻛⽿中,他回过神,正好看⻅那名⻓相⼲净的少年乐颠颠地朝他跑过来。离得近了,连少年身上好闻的皂⻆味都闻得到。

“⼲……⼲嘛。”秦⻛皱着眉嫌弃似地推了凑过来的余淮⼀把,却紧张得磕巴,露了馅。

“我⾼兴啊。”余淮嘿嘿⼀笑,“最近案⼦不少,你还来接我放学,是不是我⽐案⼦重要?”

“什什什什么乱……乱七⼋糟的。”秦⻛顺⼿接过余淮的书包。⾼三学⽣的书包很重,余淮还在⻓身体,被压坏了就⻓不⾼了。这⼀年下来,秦⻛早就习惯了这个动作。余淮却没有放⼿,趁秦⻛疑惑转头,还使劲扯了⼀下书包带,把⼈扯到跟前,⻜快在嘴⻆亲了⼀下。

“……”秦⻛捂着嘴⻆愣住。

余淮把书包拽过来,⼜背到⾃⼰背上,愉快地拉住秦⻛:“⾛了。”

为了两⼈都⼼知肚明的原因,秦⻛在附近租了套房⼦。余淮家⾥不管他,他也就三天两头往这⾥跑,路摸得⽐秦⻛还清楚。

傍晚,屋⾥拉着窗帘没开灯,⿊灯瞎⽕的,什么都看不⻅。余淮摸索着开开关,被秦⻛按住了⼿:“别……别开。”

楼道⾥那点微弱的光照不进客厅,余淮让开了⼀步,让秦⻛进去了。窸窸窣窣的动静响了⼀阵,屋⾥稍稍亮了起来。秦⻛坐在桌前,桌上放着⽀蜡烛,照得他的脸⽆⽐柔和。蜡烛旁边是⼏盘菜,⻩光下看着挺诱⼈。

余淮吸了吸⿐⼦,菜⾹顺着蒸汽飘过来。他⾛进屋⾥,反⼿把⻔带上:“秦⻛,你要不要解释⼀下这个情况?”

“今……今天是……”秦⻛隔着⼀张桌⼦和余淮对望,难以启⻮。

余淮脑中⻜快过信息:秦⻛的⽣⽇?不是。⾃⼰的⽣⽇?也不是。情⼈节?破解凶杀案?……都不靠谱。

余淮抱着⼿臂微挑唇⻆,好整以暇等秦⻛说话,装出⼀副“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但我就是要你亲⼝说”的霸道总裁状。秦⻛果然上钩,他⼀紧张就失去了观察和推理能
⼒:“是……是是纪念⽇……”

余淮恍然⼤悟:和这个成天把破案当乐趣的⼈在⼀起,他已经忘了普通情侣是怎么过的。只是这个⽊头脑袋竟然记得交往纪念⽇?

余淮拉开椅⼦坐下来,饭菜蒸腾的⽔汽在烛光中曲折氤氲,⽓氛好得不得了。他点着⾃⼰脸颊轻笑:“那该不该庆祝⼀下?”

聪明如秦⻛⽴刻明⽩了他的意思,垂眼⽀吾⼀阵,站起身在余淮点的地⽅啄了⼀⼝。余淮被他亲得⼼化,拉着⼈领⼦凑过去,快碰上时却被秦⻛⽤⼿挡住。秦⻛慌慌张张向下看:“⾐……⾐服!”

余淮顺着⼀看,他的⾐摆离烛焰不远,但也没到烧着的地步。他⽓得笑,低头呼⼀声吹灭了蜡烛,在⿊暗中精准找到了吻过⽆数遍的嘴唇,⽤⼒⽽不容拒绝地再次吻上去。秦⻛哼了两声,也不知道是不满还是舒服。

⾎⽓⽅刚的少年⼈在少光的私密空间⾥亲来亲去容易出事,余淮也不例外,所以他没有委屈⾃⼰,⼿就往秦⻛⾐服⾥伸。秦⻛察觉了他的意图,捉住他的⼿,声⾳听起来很冷静:“你还没成年。”

⽊头脑袋终归还是⽊头脑袋。余淮快要吐⾎:这⼀年来秦⻛已经不知道因为这个原因拒绝过他多少次了,会憋出病的。他拉着秦⻛的⼿就往沙发上带,信⼝胡说:“反正⼜不是强奸,判不了故意伤害。”⼜把声⾳转出⼀个暧昧的调⼦,“我怎么舍得伤害你呢?”

秦⻛被推在暖橙⾊的⻓沙发上,⽓息不稳,却没有说话。他僵着身体,余淮压上来的时候,开⼝道:“可是……”

“……”余淮堵住了他的下⽂,虽然秦⻛的结巴很可爱,但是他现在真的不想听秦⻛说话。

⼏个⼩时后,裹着⼀身⽔汽的秦⻛从浴室⾛出来,怨念地皱着眉:“菜都……都凉了。”

余淮理亏地把盘⼦往微波炉⾥送,⽣怕秦⻛想起明天还不是双休。

“⽽且做……做到这么晚,你……你明天不……不⽤上学啊。”

余淮:“……”他揉揉⿐⼦刚想要卖乖,就着灯光⼜看⻅秦⻛脸颊上的红⾊,登时⼼痒。

端菜出来的时候作势把盘⼦递给秦⻛⼜不放⼿,想故技重施,被世界第⼆侦探⼀眼看穿⼩把戏:“放、放开。”

现在怨念的⼈换成了余淮。⼩结巴训⼈的时候也是结结巴巴的,只有从表情可以看出来他是真的⽣⽓了。眼下就是这情况,秦⻛磕巴着数落了他⼀通,⽽他还不敢还嘴。

传说中初夜之后的柔情蜜意呢?余淮夹起⼀块茄⼦,看向对⾯。秦⻛还在说着什么,柔软的嘴唇开开合合,⻁⽛若隐若现。余淮⼼神⼀荡,赶紧低头咬着茄⼦⽼实听训。

其实说来说去也就那点话,饭桌上的⽓氛很快沉默了。秦⻛⻜快解决了晚饭,拿着⼿机把⾃⼰关进厨房,余淮只能模糊听⻅他在打电话。在⼀起之后余淮⼏乎还没有哪顿饭这样独⾃吃过,他戳着碗⾥的⽶粒,没了⻝欲。

不⼀会⼉秦⻛⾛了出来,把⼿机往⿊⾊⻓沙发上⼀撂,⾃⼰也坐下了。“今天住……住在这⾥吧,作业也别写了,我……我给你请了假。”

余淮惊愕地看向秦⻛,嘴⻆却逐渐翘起。他⼼跳得很快,忍不住放下筷⼦⾛过去:“那今天晚上——”

秦⻛⼼⾥⼀个咯噔,拍掉余淮的⼿:“家……家⾥没、没、没有第三套沙……沙发套了!”

“那就去床上。”

—END—

正主是圈内大手,我们也很绝望啊(摊手)

【蹇齐甜段子】如果蹇齐双重生

奉常令这个月第三次大半夜的求见天玑王,内容仍是关于巫仪以及上将军乱政为祸的那套说辞,显然是国师的意思。蹇宾心烦意乱地应付了半天,终于没忍住把桌子一掀站起来就骂,骂完直接丢下尚战战兢兢跪着的奉常令走人。
身后传来内力深厚之人稳而快的脚步声,蹇宾不用回头都知道是谁。齐之侃一路跟到蹇宾寝殿,闲人渐少,总算是有机会小声跟蹇宾说些密语。
“王上……已近知天命之年,可否成熟些。若总是如此对待国师一派势力,国师定知此计无用,他会另想出何等阴谋还未可知。”
蹇宾遣散了下人,悠闲坐于榻上:“本王不听他的便是。再者,何谓知天命之年?本王现在这副躯壳,不过二十余岁罢了,还有……许多事可做。”
齐之侃被他意味深长的眼神看得一愣,反应过来后面红耳赤手足无措地立于原地,讷讷道:“王上……”
蹇宾见到他薄面皮的反应,心中怜爱万分,不禁勾起唇角,伸手把他拉近推于榻上:“看来……今夜睡不了了。”

不会先写字再发图干脆不要图了……重发……

好想看哪位大大写出今晚这样甜甜蜜蜜的桓易!

两个人一边笑闹一边倒数三二一然后一起按下微博的发布按钮!

丢下脑洞就跑(*/ω\*)

顺便给各位天玑子民们拜个早年!!o(*////▽////*)q

上网百度一下同人发现全网只能找到三四篇文。

而且都没有完结。

明明我萌的CP几乎没有拉郎配、都是有根有据的,为什么没有同人呢……难道是因为高大上难写所以看起来冷划掉。

被萌冷CP的嗜好划掉折腾了两年以后我终于咬人了并不……自己开始写文了。不过写冷CP的文真的是很奇妙的感觉,有这种感觉的话就会感到自己没有白萌这对CP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