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骨铮铮奈境泽

【余淮x秦⻛】纪念⽇

感谢太太 @超丝滑牛奶巧克力 的帮助!这篇文章终于被我鼓起勇气发出来了qwq
私设余淮没人管,老秦无下限宠,文笔幼稚,剧情瞎扯,但是个小甜饼(吧?)

如果在两年前,有⼈告诉秦⻛,他会喜欢上⼀个还在上⾼中的⼩男孩,交往后还做了受,秦⻛⼀定会⼆话不说抡起奎因⼿稿教他做⼈。但是⼈⽣就是这么奇妙,秦⻛真的喜欢上了⾼中⼩男⽣余淮,⽽现在他杵在振华中学⻔⼝等待⾼三学⽣放学,就因为今天是两⼈交往⼀周年纪念⽇。

秦⻛⼀边唾弃⾃⼰怎么玩起了这种⼩⼥孩才喜欢的游戏,⼀边诚实地等在原地没有挪窝。我不应该站在这⾥,他想,我应该在家⾥翻最新案⼦的资料,破解谜题找出真相。

“秦⻛!”

余淮的声⾳传进秦⻛⽿中,他回过神,正好看⻅那名⻓相⼲净的少年乐颠颠地朝他跑过来。离得近了,连少年身上好闻的皂⻆味都闻得到。

“⼲……⼲嘛。”秦⻛皱着眉嫌弃似地推了凑过来的余淮⼀把,却紧张得磕巴,露了馅。

“我⾼兴啊。”余淮嘿嘿⼀笑,“最近案⼦不少,你还来接我放学,是不是我⽐案⼦重要?”

“什什什什么乱……乱七⼋糟的。”秦⻛顺⼿接过余淮的书包。⾼三学⽣的书包很重,余淮还在⻓身体,被压坏了就⻓不⾼了。这⼀年下来,秦⻛早就习惯了这个动作。余淮却没有放⼿,趁秦⻛疑惑转头,还使劲扯了⼀下书包带,把⼈扯到跟前,⻜快在嘴⻆亲了⼀下。

“……”秦⻛捂着嘴⻆愣住。

余淮把书包拽过来,⼜背到⾃⼰背上,愉快地拉住秦⻛:“⾛了。”

为了两⼈都⼼知肚明的原因,秦⻛在附近租了套房⼦。余淮家⾥不管他,他也就三天两头往这⾥跑,路摸得⽐秦⻛还清楚。

傍晚,屋⾥拉着窗帘没开灯,⿊灯瞎⽕的,什么都看不⻅。余淮摸索着开开关,被秦⻛按住了⼿:“别……别开。”

楼道⾥那点微弱的光照不进客厅,余淮让开了⼀步,让秦⻛进去了。窸窸窣窣的动静响了⼀阵,屋⾥稍稍亮了起来。秦⻛坐在桌前,桌上放着⽀蜡烛,照得他的脸⽆⽐柔和。蜡烛旁边是⼏盘菜,⻩光下看着挺诱⼈。

余淮吸了吸⿐⼦,菜⾹顺着蒸汽飘过来。他⾛进屋⾥,反⼿把⻔带上:“秦⻛,你要不要解释⼀下这个情况?”

“今……今天是……”秦⻛隔着⼀张桌⼦和余淮对望,难以启⻮。

余淮脑中⻜快过信息:秦⻛的⽣⽇?不是。⾃⼰的⽣⽇?也不是。情⼈节?破解凶杀案?……都不靠谱。

余淮抱着⼿臂微挑唇⻆,好整以暇等秦⻛说话,装出⼀副“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但我就是要你亲⼝说”的霸道总裁状。秦⻛果然上钩,他⼀紧张就失去了观察和推理能
⼒:“是……是是纪念⽇……”

余淮恍然⼤悟:和这个成天把破案当乐趣的⼈在⼀起,他已经忘了普通情侣是怎么过的。只是这个⽊头脑袋竟然记得交往纪念⽇?

余淮拉开椅⼦坐下来,饭菜蒸腾的⽔汽在烛光中曲折氤氲,⽓氛好得不得了。他点着⾃⼰脸颊轻笑:“那该不该庆祝⼀下?”

聪明如秦⻛⽴刻明⽩了他的意思,垂眼⽀吾⼀阵,站起身在余淮点的地⽅啄了⼀⼝。余淮被他亲得⼼化,拉着⼈领⼦凑过去,快碰上时却被秦⻛⽤⼿挡住。秦⻛慌慌张张向下看:“⾐……⾐服!”

余淮顺着⼀看,他的⾐摆离烛焰不远,但也没到烧着的地步。他⽓得笑,低头呼⼀声吹灭了蜡烛,在⿊暗中精准找到了吻过⽆数遍的嘴唇,⽤⼒⽽不容拒绝地再次吻上去。秦⻛哼了两声,也不知道是不满还是舒服。

⾎⽓⽅刚的少年⼈在少光的私密空间⾥亲来亲去容易出事,余淮也不例外,所以他没有委屈⾃⼰,⼿就往秦⻛⾐服⾥伸。秦⻛察觉了他的意图,捉住他的⼿,声⾳听起来很冷静:“你还没成年。”

⽊头脑袋终归还是⽊头脑袋。余淮快要吐⾎:这⼀年来秦⻛已经不知道因为这个原因拒绝过他多少次了,会憋出病的。他拉着秦⻛的⼿就往沙发上带,信⼝胡说:“反正⼜不是强奸,判不了故意伤害。”⼜把声⾳转出⼀个暧昧的调⼦,“我怎么舍得伤害你呢?”

秦⻛被推在暖橙⾊的⻓沙发上,⽓息不稳,却没有说话。他僵着身体,余淮压上来的时候,开⼝道:“可是……”

“……”余淮堵住了他的下⽂,虽然秦⻛的结巴很可爱,但是他现在真的不想听秦⻛说话。

⼏个⼩时后,裹着⼀身⽔汽的秦⻛从浴室⾛出来,怨念地皱着眉:“菜都……都凉了。”

余淮理亏地把盘⼦往微波炉⾥送,⽣怕秦⻛想起明天还不是双休。

“⽽且做……做到这么晚,你……你明天不……不⽤上学啊。”

余淮:“……”他揉揉⿐⼦刚想要卖乖,就着灯光⼜看⻅秦⻛脸颊上的红⾊,登时⼼痒。

端菜出来的时候作势把盘⼦递给秦⻛⼜不放⼿,想故技重施,被世界第⼆侦探⼀眼看穿⼩把戏:“放、放开。”

现在怨念的⼈换成了余淮。⼩结巴训⼈的时候也是结结巴巴的,只有从表情可以看出来他是真的⽣⽓了。眼下就是这情况,秦⻛磕巴着数落了他⼀通,⽽他还不敢还嘴。

传说中初夜之后的柔情蜜意呢?余淮夹起⼀块茄⼦,看向对⾯。秦⻛还在说着什么,柔软的嘴唇开开合合,⻁⽛若隐若现。余淮⼼神⼀荡,赶紧低头咬着茄⼦⽼实听训。

其实说来说去也就那点话,饭桌上的⽓氛很快沉默了。秦⻛⻜快解决了晚饭,拿着⼿机把⾃⼰关进厨房,余淮只能模糊听⻅他在打电话。在⼀起之后余淮⼏乎还没有哪顿饭这样独⾃吃过,他戳着碗⾥的⽶粒,没了⻝欲。

不⼀会⼉秦⻛⾛了出来,把⼿机往⿊⾊⻓沙发上⼀撂,⾃⼰也坐下了。“今天住……住在这⾥吧,作业也别写了,我……我给你请了假。”

余淮惊愕地看向秦⻛,嘴⻆却逐渐翘起。他⼼跳得很快,忍不住放下筷⼦⾛过去:“那今天晚上——”

秦⻛⼼⾥⼀个咯噔,拍掉余淮的⼿:“家……家⾥没、没、没有第三套沙……沙发套了!”

“那就去床上。”

—END—

评论(6)

热度(26)